TigerMask基金会的回忆

收到了10万日元的新冠补助金。

因为想把这笔钱用在对社会有益的事情上,就把钱全部捐给了“泰格马克斯基金”(泰格奖学金制度)。

几周后,事务局的工藤先生联系我。
据悉,这笔捐款是作为大学4年级学生的奖学金全额提供的。以下是大学生来信的全文(经批准登载)

「我上大学的目的是为了学习将来从事难民支援工作的知识。
在自己的家庭这个封闭的空间里饱受虐待的经历,和在加沙这个封闭的空间里饱受折磨的巴勒斯坦难民联系在一起,内心受到了触动,这就是我的动机。

这次参加TigerMask基金升学支援的理由是随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扩大,打工的环境发生了变化,我的收入减少了。自大学入学以来,我依靠奖学金和打工收入维持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用,但这一次因为上述的理由让我的生活和学习都开始变得艰难,于是我进行了申请。

毕业后的目标是以自身在社会结构中经历过的脆弱的立场出发,成为活用受援方观点的支援者。我现在正在接受海外开发援助机构和报社记者的选拔。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我的人生目标都是成为能够在人生中对机会差距的纠正做出贡献的人。」

哪怕只有一点点能帮上别人,我也真的觉得很高兴。

其实我和TigerMask基金会有一段渊源。
早在距今12年前的2008年,通过我的导师“天才编辑”内田胜先生的介绍,我认识了“TigerMask基金会”的生父梶原一骑先生的夫人高森笃子。
那时,我成功地完成了对方的委托“寻找肯尼迪演讲的音乐剧LP”而得到了对方的信任。这个小故事在高森女士在世的时候时常被提起。
http://tabloid-007.com/archives/51411282.html

↓以下是音源。
https://youtu.be/_FNj0-lU8sU

之后,梶原的作品《巨人之星》、《明日之丈》、《泰格马库斯》的数码配信都由他亲自操刀,直到现在LINE的《泰格马库斯》的销售额也全部捐献给了基金。
http://sonydes.jp/pc/press/pdf/2014/0625_LINE_tiger.pdf

有一天,群马的孤儿院收到了一位自称“伊达直人”(TigerMask的真实身份)的匿名者的捐款,一时间在社会上成为话题。以此为契机,高森女士决定设立“TigerMask基金”(2011年3月1日)。在此之前,高森女士曾说过“我死后,想把这些遗留下来的东西作为梶原作品的公共领域”,而我则强调“这些遗留给社会并不是免费的,而是作为一种社会资产来使用”。

我很自豪那个对基金的设立起到了帮助作用。而且令人高兴的是,理事长不是有个好朋友安藤哲也吗?
http://tabloid-007.com/archives/51938145.html

经过了那样的12年的岁月,如果这个捐赠哪怕能对期待着未来的年轻人们有所帮助的话,简直是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

各位,今后也请多多关照“TigerMask基金会”。

http://www.tigermask-fund.jp/

 

2020年9月1日 09:25
浏览量:0

文章归档

分类目录

SHARE

OFFICIAL

CONTACT